星期

2019年12月30日

《庆余年》:柳姨娘是剧中最幸福的人,因她做了这三点,实力圈粉

2019-12-21 10:25:39 来源:互联网 阅读:5

《庆余年》随着剧情的发展,发现简单的人越来越少了。

每个人都打自己自己的小九九,有为权、为钱、为欲望的。而像林大宝这种因病童稚的人反而显得难能可贵,像范思辙这种爱财却取之有道的人显得可爱。

其实,剧中还有一个人物是非常圈粉的。虽然,她曾经动过杀人的心,为了彰显自己的地位为难过一个远道而来的人,可在她决定“弃暗投明”时, 她的人设就变得有意思起来。

这个人,就是范思辙的亲妈,范闲的后妈---柳姨娘。

《庆余年》:柳姨娘是剧中最幸福的人,因她做了这三点,实力圈粉

说起柳姨娘,我们在剧前会认为这不是一个好相处的后娘,毕竟在澹州的时候,她就做过坏事。不过,不可否认,她是剧中最幸福的人,会这么说是因为有这三个原因:

家庭和谐

范家一开始是对立的,范建与范若若自然是欢喜范闲的到来,而柳姨娘与范思辙则想给范闲来个下马威。柳姨娘母子的初识里,他们就觉得范闲是个乡下长大的土包子,身份也是低等的。

但是,范闲的怒言,让柳姨娘母子甘败下风。一次外出的设计,让范思辙看到了财路,把自己的专长显露出来,也成了范闲的小迷弟。柳姨娘在偷听了范家父子的谈话后,对范闲刮目相看。从此之后,范家变得和谐起来。一家人相亲相爱,共创美好家园。

于柳姨娘来说,她是幸福的。毕竟作为一个管大宅的人来说,家庭没有矛盾是非常省心的一件事;身为三个孩子的长辈,自己也得到了尊重;老公对自己也甚是信任,让她在后院里没有后顾之忧。

《庆余年》:柳姨娘是剧中最幸福的人,因她做了这三点,实力圈粉

柳姨娘没有外忧内患的烦心事,只要打理好自己的小家就行。在庆国中,能安居于此,已经很满足了。毕竟,每天都有杀戮,每天都会有家破人亡的事。不管是外来的横祸还是自身作死造成的,只要有伤亡就会有伤害。

藤梓荆因为自己的“多管闲事”,让家人过上了失去顶量柱的日子。好不容易他回来了,以为是惊喜,却如此短暂。对于他老婆来说,这种失而复得,变得更加痛心。

郭攸之因为投靠错误,被长公主断尾自救,郭家也没了往常的兴望。

所以,能处于一个和谐的小家,安心过自己的日子,是奢侈也是幸福的,而柳姨娘则是这幸运的人。

《庆余年》:柳姨娘是剧中最幸福的人,因她做了这三点,实力圈粉

嫁给自己爱的人

柳姨娘是个很自我的女人,总是明白自己要的是什么。在和范闲入宫时,两个交谈中,范闲才知她有个堂妹在宫中当贵妃。于是,范闲好奇地问她为什么嫁他爹时,一句“老娘我乐意”,让范闲知道她是嫁给了自己爱的人。

爱情中,每个人的缘分不同。有些人有缘无分,有些人只能把爱埋放在心中。比起李云睿想爱而不敢去爱,柳姨娘是幸福的。在那个时代里,三妻四妾是常有的事。范家第一任夫人已经去世,范闲这个私生子也只是对外的说法,可以说范建现在只有柳姨娘这一个妻子。

《庆余年》:柳姨娘是剧中最幸福的人,因她做了这三点,实力圈粉

柳姨娘能每天都能见到自己心爱的人,就算他“瞧不起”自已那个没有成就的儿子,也不影响自己对他的爱。人到中年,在谈起为什么会嫁给范建时,依然会羞涩不已。

随着范闲的到来,丈夫对儿子的态度明显改观。范家一家的亲情在和谐的同时,相信夫妻之间的关系会变得更好。

一个后宅女人要的不多,嫁给喜欢的人,生个贴心的孩子,过上平淡的生活,已经很幸福了。柳姨娘出现的场面不多,但每次都让大家看到她从内而发的幸福气息。

《庆余年》:柳姨娘是剧中最幸福的人,因她做了这三点,实力圈粉

拎得清

柳姨娘是个漂亮又不作的女人,可以说她非常聪明,懂得识务者为俊杰。出身高贵的她,见过大宅院里的风风雨雨,明白如何让自己安心于此。

和别的后院女人不同,她们为了自己的目的可以乱了自己阵脚,而柳姨娘非常拎得清。知道范闲在范建心中的地位,她不再去与他作对;知道范闲没有威肋儿子的危险感,她选择了罢手;听到了范闲在范建面前给范思辙好言,比他们都懂范思辙时,她决定和范闲好好处一块; 知道范家的人有危难,她懂得护短,关键时刻一至对外。

别的女人爱作,作到男人脸上不好看而不知。而柳姨娘这么多年来,儿子的“不学无术”,却丝毫没让范建有过一丝不耐烦。范建是个当官的人,各种人心都见过,自个母亲又是聪明的人。范建看人也是很准的,不可能因为柳姨娘条件好,就去高攀。可见,柳姨娘的某一处定是吸引了这个男人。

在范建与太子第一次起冲突时,范建为柳姨娘试探,在范闲否定时,范建明显会心一笑了。他也知道这件事不可能是柳姨娘所做,说明他还是了解自己的枕边人的。

柳姨娘拎得清,个人形象就显得可爱起来了。一个能在后院有说话之地的女人,亦是幸福的。毕竟,后院就是她们活动的圈子,能有立足之地,就是掌控了自己的人生。

《庆余年》:柳姨娘是剧中最幸福的人,因她做了这三点,实力圈粉

总的来说,柳姨娘是个幸福的人。至少在没有人权的庆国里,她吃穿不愁,有爱人在旁,家人陪伴,一个女人在后宅里过好自己的滋润小日子。